杭州社區黨委 老小區裏傾聽心與心的呼應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22-01-11  浏览 次  

  一塊別致的宣傳牌,立在杭州翠苑一區東門口,它的造型是兩顆紅色的、相互交疊的心。走過路過,你可能不會留意,但如果沉下身子,走進社區的各個角落,你會在家長裏短的交談中,在鍋碗瓢盆的交響中,聽到這兩顆相印之心的聲聲共鳴。

  中午,翠苑一區老年食堂熱鬧起來了。居民安好善和老伴一起來吃飯。“這裡的紅燒肉出了名的好吃!”老人熱情推薦,“油爆蝦8元、蔥油魚6元、香菇青菜3元”40种家常菜明碼標價。自2003年開辦,食堂已兩次“迭代升級”,但一直走親民路線。

  説起老年食堂的來歷,83歲的老黨員鄭祖華記憶深刻。那是2003年4月12日,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同志首次來到社區調研開展保持共産黨員先進性教育活動試點工作。由於社區老齡人口多,習同志特別關注養老問題,聽到大家反映老年人就餐困難,他建議社區專門辦個面向老人的食堂。

  當年9月,在社區黨委的推進下,翠苑一區老年食堂正式開張,這也是杭州市首家老年食堂。從這裡起步,老年食堂在浙江遍地開花,現已發展到超過6000家,配送餐覆蓋約1.3萬個城鄉社區。

  習先後多次到翠苑一區調研,提出了“民有所呼、我有所應,民有所呼、我有所為”的要求。今天,這十六個字就刻在社區黨委辦公室正對的墻上,更體現在樁樁件件為民實事中。

  始建於1984年的翠苑一區是杭州最早一批小區之一,停車難問題十分突出。2007年以來,社區黨委班子成員挨家挨戶到府徵求意見,先後實施了40余條主幹道和幢間支路拓寬工程,“擠”出150個停車泊位。2017年起,社區還創新推出30個“孝心車位”,鼓勵子女回家探親。

  現任社區黨委書記、黨的十九大代表張愛民,時常帶著特有的“張氏微笑”在小區裏奔忙。在他的帶動下,社區黨委總結出了“六個一”工作法:一雙丈量民情的腿,一張拉近民心的嘴,一張匯集民智的桌子,一個發揚民主自治的空間,一個便民服務的平臺和一個一心為民的團隊。

  細心、用心,在小區的角角落落都能體會到社區日間照料中心,為老人提供護理服務;電瓶車專用充電房,安全又便利;衣被集中晾曬點,讓小區更加整潔有序;仁愛家園“工療站”,為幾十名殘疾人提供生活和康復服務,解除了殘疾人家庭的後顧之憂;“鄰里之家”,入駐了各樓道黨支部的理髮、小家電維修、法律諮詢等18項特色服務項目,全年開展數百場志願服務

  今年,在全面推進數字化改革的大背景下,社區正籌劃打造0至3歲嬰幼兒嬰育智慧服務平臺,並已入選西湖區數字化改革的應用場景試點。第三方調查顯示,近年來翠苑社區居民滿意度都超過96%。

  “民有所呼、我有所應,民有所呼、我有所為”。從這十六個字回溯,我們能夠聯想起延安時期毛澤東的著名演講《為人民服務》;還有南湖紅船中通過的一大綱領中的語句“把工人、農民和士兵組織起來”。在千萬個社區裏,0.21平方公里的翠苑一區就像一滴水。但就在這方寸之地的民生細節中,我們看到一個百年大黨一以貫之的初心。

  春日裏,翠苑第一幼兒園的陣陣喧鬧,為小區平添了活力。作為民生實事工程,改建的幼兒園教學樓于2018年投入使用。

  這幢樓來得不容易當初,老教學樓被鑒定為“嚴重損壞房屋”,孩子們被迫轉到周邊幼兒園就讀。然而,改建計劃卻遭遇周邊300多戶居民反對。這個地塊原本是魚塘,居民擔心改建破壞地基穩定影響住房安全。項目為此一度擱置。

  碰到難題繞著走,那還要黨組織幹嘛?社區黨委下了決心:幼兒園要建,周邊居民的安全也要管,關鍵是沉下心把工作做細做實。一次次到府走訪,一次次公開協商,最終拿出“不打樁、不深挖、不擴面、不增高”的“四不”施工方案,社區還承諾,定期為周邊住房開展安全檢測,同時要求施工單位拿出70萬元抵押款,一旦需要就可用於維修。

  誠心細心,以心換心,項目最終贏得了周邊居民的支援。離幼兒園最近的56幢,居民項光明主動當起維護交通的志願者:“社區是在給我們辦事,我們不能站著看!”

  2015年,社區黨委又面對一塊“硬骨頭”拆違。245處、3310平方米違建,6個月內要全部拆除。

  黨員首先站了出來。黨員夫妻顧榮根和林碧華,一天內拆了自家院子裏的陽光房。各支部書記領任務,社區黨員、居民骨幹帶頭幹,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最多的一戶到府8次才做通工作。如期完成任務後,社區黨委又一鼓作氣,趕在春節前為居民樓換上新圍欄。

  拆違免不了得罪人,但讓張愛民“意外”的是,當年度的居民滿意率測評竟同比上升3個百分點。“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他想起了這句老話。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給翠苑一區帶來又一次考驗。3000多戶、上萬人的社區怎麼管住小門?95戶、254名隔離居民的一日三餐、垃圾傾倒誰來管?關鍵時候,社區黨委各支部緊急組織黨員站出來,與市級機關下沉幹部、物業等形成合力,輪班上陣。從寒冬臘月到春天歸來,幾個月裏連軸轉。80後社區黨委副書記李艷艷,早就覺得耳朵不舒服,但總想著忙完了再去看病。等到疫情平穩,醫生卻告訴她,一隻耳朵的聽力嚴重受損,不可挽回。

  “戰鬥堡壘”,是對黨支部常見的定義。戰“疫”期間,像翠苑一區一樣,無數個社區、村莊的基層黨組織,成了真正的戰鬥堡壘,牢牢地守護著億萬百姓。

  在翠苑一區,今年95歲的達式華是個傳奇。1986年住進社區後,身為退休醫生的她每年給老人免費做基礎體檢,為社區孕婦指導孕産知識。她記錄的診斷本,摞起來有近半米高。其他退休醫師在她的感召下,紛紛加入義診行列。

  多年來,達式華深藏著對中國共産黨的嚮往,2016年12月,90周歲的她終於了卻心願,成了一名“90後”新黨員。去年5月,社區黨委成立金秋黨支部,由她擔任支部書記,6名黨員中最小的也有68歲,平均年齡超過77歲。從縫紉到修理家電,他們各懷技藝,每月定期為社區居民提供志願服務。頂著一頭白髮,把餘熱送給老百姓,這個特殊團隊在社區裏備受尊敬。

  “午睡起來在聽收音機”“在家整理資料寫小説”“身上癢要去看中醫”在李艷艷的辦公室裏,放著一疊居家養老服務對象走訪登記表,一條條記錄,瑣碎中傳遞著溫情。

  幾年前,她和社區助老員例行走訪,發現孤寡老人汪大伯怎麼叫都不開門,於是破門而入,只見老人癱倒在地。送到省立同德醫院,醫生説,汪大伯是突發中風,再晚一小時送來人就沒了。老人恢復後,社區又幫他申請了救助,聯繫康復醫院,輪流到府送去生活用品。醫院護工以為他們是老人親屬,直誇“孝順”。兩年後,汪大伯去世了,彌留之際,他用含糊不清的話語表達著感激。最後,張愛民書記捧著骨灰盒把老人送走。這件事在社區裏傳開,有居民説,如果有誰説共産黨不好,我就要把這件事講給他聽。

  今年34歲的社區居委會副主任戴力劍,是黨員社工中年紀最小的一位。8年前剛來社區時,他會抱怨工作太雜,現在卻樂在其中。為一戶居民搜尋房頂漏水源,他會一連敲開3個樓層的住戶家門,組織物業3天內完成搶修;在颱風天,他扛著沙包抽積水,連續三晚“準通宵”。“把居民的事當自己事,這是老黨員和老社工教會我的。”戴力劍説。

  社區黨委副書記王嘉嵐回憶,去年12月社區居委會換屆選舉,由於候選人不能參與換屆工作,只能請黨員和居民幫忙。“從早上6時20分一直工作到晚上8時,天寒地凍,他們沒有一句怨言,協助我們高品質完成了換屆選舉。”她感動地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