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莱坞的三大“汗”这部元宵节上映的电影就占了两个!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22-01-13  浏览 次  

  印度喜剧电影《小萝莉的猴神大叔》,将于本周五(3月2号)登陆内地银幕,这也是继《摔跤吧爸爸》、《神秘继续》后,又一部印度高分神作。

  电影在印度上映后,曾一举成为印度票房前五的口碑佳作,不仅如此,在国外各大电影权威网站也获得超高评分,IMDB评分8.1,烂番茄新鲜度高达100%,累计好评人数超过数十万,国内的豆瓣同样获得了8.6的超高评分。

  影片2015年07月17日在印度上映,观众多数给出“近乎完美的电影,小萝莉太可爱了”、“跨越国界和宗教信仰的人间大爱,传递着满满的正能量”、“全程高能,印度式笑料十足,而故事又很感人”等好评,几乎零差评的口碑足见影片质量之精。

  针对近几年印度电影深受中国观众欢迎,导演卡比尔·汗很高兴,他认为:印度和中国都是有着数千年历史的古国,有着相似的家庭结构和文化背景,因此充满东方式表达的印度电影在中国受到欢迎是自然之事。同样,很多中国电影在印度也比好莱坞电影更受欢迎。

  《小萝莉的猴神大叔》是由Anna Films公司制作发行的剧情片,由卡比尔·汗执导,萨尔曼·汗、卡琳娜·卡普、哈尔莎莉·马尔霍特拉主演。

  影片以现代神话的方式,表达了两国民众和解的愿望,影片色彩浓烈,风光壮美,温暖人心。电影讲述一个拥有虔诚宗教信仰的印度男人帕万,承诺帮一个巴基斯坦哑女拉茜卡与父母重聚。

  片中的印度大叔“猴神”帕万与“小萝莉”拉茜卡来自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宗教信仰,两个本该毫无交际的人却于机缘巧合间相遇,在这段跨越两个国家与宗教间的“公路寻求”中,影片延续了印度喜剧一贯幽默搞笑的风格,上演了一段搞笑十足又令人热泪盈眶的传奇故事。

  从类型上讲,电影其实是一部公路片,只是相比于大多数“在路上”题材,它包含着更宏大的野心以及更深刻、复杂、多样的主题。某种程度上说,帕万完成的那次悲壮得无以复加的跨越国境线,最终变成了近似宗教感的体验,将整桩事件演绎成了一个恢弘的寓言。

  男演员萨尔曼·汗将帕万憨直、善良的形象诠释得十分到位,该片也成为他诸多优秀作品中又一里程碑式的作品。卡比尔·汗在设计男主角的时候,首先想到他必须要有善良的内心,为了制造戏剧矛盾,还为他定义成“属于世俗意义上的失败者”。

  影片结尾处,当巴基斯坦人为他送行的时候,帕万热泪盈眶,他主动以穆斯林方式,向众人致敬,爱已经完全化解了宗教民族间的差池。

  影片另一位主演哈莎莉·马洛特拉在片中挑战出演一位不会说话的萌萝莉沙希达,首次触影的她在表演中展现出了惊人的天赋,凭借着眼神、肢体动作便将沙希达古灵精怪又善良可爱的形象生动地展现在观众面前。

  卡比尔·汗透露,自己在两千多名小女孩中选出了她,她不仅漂亮,而且面对镜头很兴奋,是一个天生的好演员。当被问及这样“无声的演绎”是否更有挑战时,小萝莉充满童真地回答“不难,因为不用记台词”,如此淳朴的回答令人又回到电影中那个可爱逗趣的角色中。

  卡比尔·汗很擅长在自己的作品中融入悲喜剧的色彩,即使是这部有着宗教隐喻的电影题材中也不例外。母亲失去小萝莉哭成泪人,急促的钢琴伴奏,营造出摄人心魄的快节奏,像极了其母泣不成声的心跳声。

  然而下一个场景中,走散后的小萝莉,邂逅了人称“猴神”的大叔帕万,由此掀开一段色彩异常鲜艳的场景。超现实主义色彩的印度宝莱坞歌舞剧的串场表演,在叙事和形式上出奇招,娴熟的镜头语言让观众身临其境,被穷追猛打的紧张情绪,也渲染得令人窒息。

  导演卡比尔·汗向观众讲述了这部电影的拍摄初衷,他希望借由一个不会说话的小女孩来传递一份简单的爱,从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上升到国家乃至民族之间。而谈及大叔“猴神”的扮演者印度超级影星萨尔曼·汗,与其合作多次的导演表示,“之前的合作中拍过《猛虎英雄传奇》这样的动作片,而这次想做一个不同的尝试,而他也非常喜欢并且接受了这部关于爱的电影。”

  不同于其他印度电影,《小萝莉的猴神大叔》不仅故事精彩而且立意高远。影片从小人物的故事层层递进,最后上升至宗教与民族大爱,直击人心,充满正能量。卡比尔·汗曾表示,自己创作的初衷就是希望不同国家的人民能有更多的交流和接触,跨越各种界限最终团圆,希望爱与和平能永存。

  众所周知,印巴冲突的火药味从未真正散去,不管是政治层面还是人心层面,这两个国家都有着难以言说的复杂关系。从这个角度上说,这部电影的设定中有一个大胆而坚硬的内核,只是巧妙地用一个萌萌的小萝莉柔化了主题。因此《小萝莉的猴神大叔》涉及的话题其实很沉重:穆斯林和印度教徒的长期冲突,巴基斯坦和印度的克什米尔问题,种姓制度的深入骨髓,尚不自由的婚姻,以及官僚制度。

  但是卡比尔·汗解决矛盾的方式非常浪漫。在大叔护送小萝莉回家的路上,他清晰地展示了国际流行非常正确的道德和政治标准。卡比尔·汗说,影片中,帕万和沙希达以自己的行动,试图化解印度教与伊斯兰教、印度与巴基斯坦之间的偏见、误解和矛盾,表达了超越民族、宗教、国家的人间真情。

  卡比尔·汗在影片开始便预言了小姑娘最终会回到自己的国家,并且将为祖国带来和平。虽然不知道是否真正能实现和平,但他的意图无疑非常动人。电影结局非常梦幻:虔诚的印度教徒,甚至是一个顽固的婆罗门,最终接纳了虔诚的伊斯兰教徒,而伊斯兰世界的人民,也以同样的热情和爱,回馈了善良的印度人。

  印度教和穆斯林的长期冲突是一直以来存在的问题,但在电影中,面对不同宗教的“小萝莉”和“猴神”,他们彼此间流露出真挚的情感,这样即使宗教信仰不同又有什么关系?反之,如果因为这些原因“猴神”抛弃了“小萝莉”,那才是有违人性的相悖。正如影片中巴基斯坦老爷爷在牧场回忆,“我年轻的时候德里和我们还是一个国家啊”。本是同根生,正是这个道理。

  《小萝莉的猴神大叔》游刃于敏感的政治和宗教、意识形态冲突之中,而又巧妙地避开了《我的个神啊》那般用力过猛的嫌疑,欢笑和眼泪之余,在观众内心留下了深深的印痕。在这样的电影主题下,影片既有家国情仇的复杂和艺术高度,又有着人性里善良的光芒,像极了导演卡比尔·汗在影片里展示的克什米尔森林,让人赏心悦目。

  卡比尔·汗认为电影反映制作者的生活,他认为宝莱坞是生活的一部分。正如创作《小萝莉的猴神大叔》一般,创作者从周围的人和事获得故事与角色的灵感,日常生活中的人物性格多面,他都融入到电影中,“我的电影价值来源于内心。”

  《小萝莉的猴神大叔》作为开年来的第一部印度片,希望它如《摔跤吧爸爸》、《神秘继续》那般取得口碑和票房的双丰收,同时也希望越来越多的优秀印度电影被引进。并不是奢求每部电影,都达到像《熔炉》真实促进一个国家法制的发展,即便能在观者心中留下印痕,那也是足够的。